目前主攻全職高手及刀劍亂舞,傻白甜,灣家人,主二創。
#口袋怪獸# #黑白車長# #薰嗣# #全職# #刀劍亂舞#
本家>http://haselnuss.weebly.com/

alles in Butter(八)

快要結束啦,棒


傳送門:

(一)(二)(三)

(四)(五)(六)

(七)




  鶴丸國永緊張地嚥了嚥口水,望著那翠綠色的眼眸緩緩啟齒。


  「你……你記起什麼了?」


  「嗯,雖然不是全部,我最近總是夢到在追逐著某個人,而那個人就是你。你以前總是躲著讓我找吧。」


  儘管記憶有些模糊,但終於記起那個人的樣子以及關於審神者的事,似乎只要碰觸鶴丸國永就會想起一些轉世前的記憶。


  「你終於,想起來了啊。」


  「嗯?」


  鶴丸國永沒有在回話的拎著背包起身順手結帳,山姥切國廣像是明白什麼似的趕緊拿著自己的書包跟在人後頭。


  從店內出來後鶴丸國永就沒有再說過一句話,山姥切國廣也因為光是要追著室友腳步就用盡所有力氣,絲毫不敢分心。穿過一條巷子後又是往小巷子鑽,山姥切國廣從沒注意這附近竟然有這麼多的小路,擔心跟不上人努力地追上,然而不斷地繞來繞去自己也失去了方向感,這裡簡直就像是迷宮般。


  就在思考都市內可有這種地方之時,鶴丸國永突然用力地抓住山姥切國廣的手腕並往前扯著,那一瞬間自己就越過了不知道從哪裡出現的草叢,來到了一個看似鄉下的地方。


  奇妙的是自己似乎對此處有點印象。


  「這裡是……?」


  「算是那個臭老頭的別墅吧。」


  「誰?」


  就在山姥切國廣還未理解狀況時,三日月宗近從另一處走了過來。


  「真是的,鶴你還是老樣子啊。這麼粗暴對待結界的話我怎麼向主殿交代……哦,是小國廣。」本來打算教訓擅闖民宅的傢伙一頓,但注意到人身旁的山姥切國廣後,三日月宗近馬上變成親切和藹的樣子。這差別待遇讓鶴丸國永更加憤怒。


  「告訴你,隊長大人他已經想起來了,所以你不要再妄想可以動他了。」那親暱的稱呼是怎麼回事,果然三日月宗近早就已經出手了嗎。


  「等等、現在到底是什麼情況?為什麼三日月宗近會在這裡,還有鶴丸你認識他?」山姥切國廣很明白眼前這位三日月宗近是自己從小知曉的那位,並非是以前的同伴。


  「鶴,你不是說都想起來了嗎?」


  「是……還有一點點沒有想起來啦。」


  三日月宗近無奈地嘆了口氣,將兩個人先領進去屋內,自己則是打算去拿些茶點過來,畢竟這看似才幾十年的人生,卻得追溯至長達幾千年前的事情可不是一朝一夕能夠說得完。


  這一世的山姥切國廣有著不可思議的能力,能夠窺探別人的心也能夠奪取。至於其他的東西例如魔女之類都只是三日月宗近隨便編織的故事罷了。當然知道這個事實後被騙了幾十年的山姥切國廣非常生氣,不過一旁的鶴丸國永比他更加憤怒。


  要是一個不小心就要被這個臭老頭給變成光源氏計畫了,這怎麼能忍。要不是轉生為人之後本體不在,鶴丸國永現在肯定早就跟三日月宗近拔刀相向了。


  作為道歉,三日月宗近補充了關於自家審神者和他們原本審神者之間的緣分。


  自己家的審神者在技術還不成熟的新手時期受到了他們審神者許多照顧及指點,是一位溫柔既堅強的女性。甚至在得知自己壽命不多之時選擇讓刀們自由,打算獨自一個度過剩餘的日子。只不過自己家的松鼠審神者覺得這樣太可憐了,自發性的跑去陪伴。那時三日月宗近也有做為護衛刀跟著拜訪過一次。


  「或許那位大人從我身上看出什麼了吧,告訴我要多多關心你們。」


  一句話將兩人給堵得說不出話,那時的他們竟然只想到自己,完全忽略了這樣做會單獨留下審神者一人,真是太差勁了。


  「我們的審神者果然了不起。」


  「是啊。還有很多地方要向他學習呢。」

评论
热度(10)

© 一只砂糖兔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