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主攻全職高手及刀劍亂舞,傻白甜,灣家人,主二創。
#口袋怪獸# #黑白車長# #薰嗣# #全職# #刀劍亂舞#
本家>http://haselnuss.weebly.com/

腦洞小劇場

平時的情形:
「吶!真嗣君在看什麼呢!」「真嗣君今天吃什麼!」「真嗣君真嗣君真嗣君真嗣君真嗣君真嗣君真嗣君真嗣君真嗣君真嗣君…」

……閉嘴!笨蛋渚吵死了!

「真嗣君好兇喔…(´・ω・`)」
「但是我就是喜歡這樣的真嗣君!(`・ω・´)」

「再吵就把你的門牙折斷喔。(毫不留情的)」

-------------

真嗣君要吃飯還是麵還是吃♥我♥呢?>(●´ε`●)

(*´一`)...
我要吃飯啦!>(#゚Å゚)⊂彡☆))゚Д゚)
對你有所期待的我真是個笨蛋!


貞53雙箭頭

「真嗣君在想些什麼?」不用看著對方,也能感受到對方紅色的眼眸正盯著自己。
望了一下對方,又將視線移回窗外。「沒什麼。」
似乎是對於剛才的答案不滿,蹲在座位旁看著自己,「真嗣君在想什麼呢?」
看著蹲在地上像隻小狗般等待著回答的渚,忍不住脫口而出。「我在想你在想什麼。」
「啊、…」「啊。」兩人異口同聲的。


--也許會有這樣的後續。
「真嗣君剛剛說的!是不是代表我悶……」真嗣的雙手用力的摀著渚的嘴,不讓他把剩下的話給說完。
「不準說出來啊!笨蛋渚!」怒瞪著。
渚皺了一下眉頭,畢竟說話被打斷是不怎麼好的感覺。但是……

感受到手掌傳來一股溫熱的觸感,嚇得真嗣馬上將雙手給收回。
「你舔我手做什麼!」
「誰叫你要把手...

兔子與那個人

>>以ask上的提問"如果薰嗣兩人養了一隻寵物會怎麼樣呢"為題


「薰!過來!」聽到那個讓自己酥麻的聲音,有著一頭銀髮紅色眼眸的男子興奮的往聲音的來源望去。「真嗣君終於叫……」話還未說完,就看著對方手上抱著一隻兔子望著自己。
「渚君你可不要欺負薰喔。」黑髮的男子帶有警戒心的話語,一句話就對名為渚薰的銀髮男子造成了不小的心靈傷害。
「為什麼!」為什麼叫一隻兔子我的名字,為什麼都不叫我薰卻把一隻兔子叫做薰!為什麼為什麼……實在有太多抱怨想說出口卻因為太激動而來不及轉換為語言僅僅只是喊了一句為什麼做為替代。
渚薰忍不住對於真嗣手上所抱著的那隻兔子起了競爭心理,一手粗暴的抓起了兔...

[薰嗣][貞ver]

最近那個傢伙不來煩我了,我想是找到其他令他感興趣的人了。
看著他和其他人有說有笑,果然我不是他唯一的一個,真是大騙子。

但是冬二和劍介並沒有發現。
今天在走廊上看見他時,冬二藉口說我很久沒和他打招呼了而將我推出去。
無奈地打了聲招呼,沒想到那個人卻像是無視我一般,和他的朋友們自顧自的聊天。
聊的真開心呢。
不知道為什麼心裡有點煩躁。

搞什麼,竟然避開了我。
從那之後不用說交談了,甚至連那個人的臉也不願意去看。
反正他開心就好了,怎麼樣都跟我沒有關係。
但還是……有些在意著……

今天因為有些事情在教室裡留到最後才走,太陽都下山了…將門窗都確定鎖好後離開,以為這時間應該沒有什麼人在學校了,卻在轉角處聽見似乎在爭吵的聲音...

© 一只砂糖兔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