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主攻全職高手及刀劍亂舞,傻白甜,灣家人,主二創。
#口袋怪獸# #黑白車長# #薰嗣# #全職# #刀劍亂舞#
本家>http://haselnuss.weebly.com/

alles in Butter(九/完結)

完結灑花~(然而還有肉)

傳送門:

(一)(二)(三)(四)

(五)(六)(七)(八)


  「對了,為什麼是先來找我而不找鶴丸國永呢。」突然想起什麼似的,山姥切國廣抬起頭看了看三日月宗近。


  「那是因為……鶴他不讓我找啊。」


  三日月宗近嘆口氣瞇起眼睛看了看旁邊,山姥切國廣也一同將視線望去看著鶴丸國永。


  「這不是當然的嗎,必須要先讓隊長大人找到我才行啊。」


  轉生之時,鶴丸國永意外地帶著所有的記憶輪迴,為了保證隊長大人是第一個找到自己的,於是特地將自身隱藏起來,然而隨著年紀增長對於過往的記憶也越來越淡薄,再這麼下去總究...

alles in Butter(八)

快要結束啦,棒


傳送門:

(一)(二)(三)

(四)(五)(六)

(七)


  鶴丸國永緊張地嚥了嚥口水,望著那翠綠色的眼眸緩緩啟齒。


  「你……你記起什麼了?」


  「嗯,雖然不是全部,我最近總是夢到在追逐著某個人,而那個人就是你。你以前總是躲著讓我找吧。」


  儘管記憶有些模糊,但終於記起那個人的樣子以及關於審神者的事,似乎只要碰觸鶴丸國永就會想起一些轉世前的記憶。


  「你終於,想起來了啊。」


  「嗯?」


  鶴丸國永沒有在回話的拎著背包起身順手結帳,山姥切國廣像是明白什麼似的趕緊拿著自己的書包跟在人後頭。...


alles in Butter(七)

我要收尾…收尾…

傳送門:(一)(二)(三)(四)(五)(六)




  兩人沉默地將餐點吃完,服務生將餐盤收拾後的氣氛有些尷尬。山姥切國廣的直覺告訴他,今天的鶴丸國永有些不對勁。然而這樣僵持下去並不是辦法,深呼吸鼓起勇氣打算開口。

  「那個…」「我說…」

  兩人同時打破寂靜後又短暫的停頓了會,相視一眼後雙方皆忍不住笑出聲。明明相處的時間也不算短了,事到如今還顧忌些什麼呢。

  「本來今天就是要來聽切切說話的,所以你就放心開口吧。」

  「那、我就不客氣了。」山姥切國廣握緊了手心。

  「好好,儘管放馬過來吧。」

  「--你是不是喜歡我?」

  鶴丸國永在那瞬間被水給嗆到猛咳了一陣,連眼淚...

alles in Butter(六)

戀愛的酸臭味…

 傳送門:(一)(二)(三)(四)(五)


  

  跟隨鶴丸國永的腳步,不知道彎過了幾個街角,來到一間鄉村風的餐廳。主體以白色為基調,呈現一種讓人感到清爽的氛圍,就像鶴丸國永給人的感覺一樣。令人在意的店名似乎是以英文命名,山姥切國廣嘗試將店名以英文發音給唸出來,卻覺得哪裡奇怪。


  「噗嗤。」走在前頭的鶴丸國永笑出聲。


  「怎、怎麼,我發音很奇怪嗎?」沒想到喃喃自語竟被聽見了,山姥切國廣有些惱羞成怒的回應。


  「不是那個意思,只是這個店名是德文。」


  語畢,鶴丸國永又講了一次正確店名的念法,初次聽見德語感到有些新鮮的山姥...

alles in Butter(五)

開小差跑去先寫後半部了(該打
應該來得及寫完吧…!

傳送門:(一)(二)(三)(四)


  山姥切國廣在那之後再度做了一個夢,一個關於自己不斷著追尋著某個人的夢。無論怎麼追都追不上,不斷出聲喊著也沒有回應,儘管不記得那是誰卻有著必須要叫住他的想法。

  「國廣,你還好嗎?」鶴丸國永拍了拍山姥切國廣的肩膀試圖將似乎正在做惡夢還喊得很大聲的室友叫醒。         

  「啊、嗯……」感受到有人正在搖晃著自己,山姥切國廣迷迷糊糊地應聲,而後慢慢的爬起身。

  「剛才你喊得好大聲,都嚇醒我了。」

  「原來是你啊……國永……」說出語意不明的話語後山姥切國廣又再度躺了下去,鶴丸國永看著睡顏...

alles in Butter(四)

過往。
審神者出現有。

傳送門:(一)(二)(三)




  那一天,得知自己壽命將盡的審神者將刀男們叫到自己的房間內,並給予了他們兩個選擇。看在刀劍男士們替歷史奉獻己身的份上,在政府的規定下運用審神者的靈力可以讓他們回歸為刀劍之身或是墮入輪迴道轉生為人,用現代的說法就是優退。

  審神者的身體狀況不如以往年輕時期這件事早已經讓他們心中有了個底,對此並沒有太大的驚訝而是默默的接受,或許是相處了許久在討論上並沒有太多的爭議,有志一同地選擇回歸刀劍之身,連同順序都排好了,由最後到來的同伴回歸。

  「謝謝你。」送走了一個個的同伴,終於來到了初鍛刀的鶴丸國永以及身為初始刀的山姥切國廣,審神者一如...

alles in Butter(三)

努力…填坑…
如果來得及出本的話還會在潤稿過的…大概會有些地方不一樣。

傳送門:(一)(二)


  繼上次鶴丸國永不小心誤食後,山姥切國廣那些不曉得該如何是好的黑色寶石倒是因此有了個好去處。當然為求安全起見,還是有控管給予的份量。

  那日問過鶴丸有沒有什麼任何身體不適,得到的答案卻是這個東西每個口味都不相同真是太令人驚喜了,似乎相當的愛不釋手,甚至問了山姥切國廣是在哪裡買的,想要親自去買。對此山姥切國廣表示那是遠房親戚自製的沒有在販售,不過自己吃不習慣所以可以都給鶴丸國永。

  「真的嗎?哇,我室友人超好的!」

  「啊,嗯……」不擅長說謊的山姥切國廣看著眼神閃閃發光的鶴丸國永感到心...

alles in Butter(二)

某人上線。但是還是沒有他的戲份。
預計會有肉,我會公布在FC2鎖起來~

傳送門:(一)




  「國廣,早餐放你桌上了哦。」


  「哦……」


  雖說山姥切國廣也不是特別愛賴床的類型,但與每天固定晨訓的室友相比還是比較晚起床的,不知道從何時起室友便會在買早餐的時候也替自己帶一份。


  這傢伙人長得帥個性又好簡直……無數的牢騷碎碎念終究是被吞進了肚子裡,默默地從上鋪爬了下床吃早餐。並不是討厭這種情況,而是對於來自他人的善意多少總是會讓山姥切國廣感到些許不自在。電視上不是經常有教育專家說過,要是從小將孩子與他人比較的話,小孩子的自卑心理會很嚴重。山姥切國廣自認是那種教育下的...

今、会いに行きます。

白雪紛飛有些阻礙著視線,一手扯著披布緩慢卻堅定的朝著一個方向前進絲毫沒有半點迷惘。

蹲下身撥開上層的積雪,是塊可以掀開像是門一般的木板,輕輕拉起後出現了一個小階段,拿著不大不小的石子擋在隙縫以免闔上,一切都像是那麼熟練。

如自己所預測般底下有著光亮,那個傢伙像是沒事人一般悠閒的躺在那裡。

「怎麼又躲在這種地方了……」

——就算如此,隊長大人你還是找到我了啊。

*

「兄弟,早餐準備好了噢!」

「啊……好。」

剛清醒還有些迷茫的坐在床邊。

換上制服簡單洗漱完畢後坐在餐桌前與兄弟們一起享用早餐。

這裡是堀川家,一對父母與三個兒子的家庭,由於要養育三個孩子並不是容易的事情所以雙親大...

© 一只砂糖兔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