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主攻全職高手及刀劍亂舞,傻白甜,灣家人,主二創。
#口袋怪獸# #黑白車長# #薰嗣# #全職# #刀劍亂舞#
本家>http://haselnuss.weebly.com/

alles in Butter(九/完結)

完結灑花~(然而還有肉)

傳送門:

(一)(二)(三)(四)

(五)(六)(七)(八)


  「對了,為什麼是先來找我而不找鶴丸國永呢。」突然想起什麼似的,山姥切國廣抬起頭看了看三日月宗近。


  「那是因為……鶴他不讓我找啊。」


  三日月宗近嘆口氣瞇起眼睛看了看旁邊,山姥切國廣也一同將視線望去看著鶴丸國永。


  「這不是當然的嗎,必須要先讓隊長大人找到我才行啊。」


  轉生之時,鶴丸國永意外地帶著所有的記憶輪迴,為了保證隊長大人是第一個找到自己的,於是特地將自身隱藏起來,然而隨著年紀增長對於過往的記憶也越來越淡薄,再這麼下去總究...

《月亮的碎片嘗起來是蜂蜜的味道。》

全文公開,還有一點加印的實體本!


  #01


  伴隨著飄落的櫻花花瓣降落於地,看著眼前被嚇得說不出話的松鼠小女孩,眼裡有著新月的男子只是瞇起眼笑了笑:三日月宗近,請多指教了。

  既然刀都可以成為人了,松鼠成為審神者似乎也沒有多麼稀奇。盯著一直躲在男子後方畏畏縮縮的審神者,三日月宗近也不說話只是提起袖子掩飾著笑容。

  似乎會很有趣呢,這個地方。

  小女孩怯生生的告訴了自己是他召喚出來的,從那裏聽到許多關於這裡的事,以及自己身在此處是為了對抗歷史溯行軍,以免歷史被改變。儘管身為刀的自己並不是特別關心人類的歷史,不過既然獲得了肉身幫忙做點事倒也無妨。...

惡夢

*小段子,沒頭沒尾

*糖份


  又夢到討人厭的夢了。嘖,身為人類真是麻煩……。

  或許是因為天氣炎熱,又或者是什麼原因。這副身軀在這方面來說還是挺脆弱的。

  反正也無法再度入眠打算坐起身時才發現從睡前便十指交扣的雙手依然緊緊相握。就這樣望著似乎睡得非常安穩的枕邊人發呆。

  「怎麼了嗎?」

  「沒什麼……原來你醒了嗎?」

  三日月宗近輕笑了一聲,緩緩睜開眼,那眼眸中的新月閃爍著。

  「不,因為切國你一直很不安的樣子,還突然握緊我的手……擔心你所以沒怎麼睡呢。」

  「唉,是這樣嗎?」

  從他人口中得知關於自己的事情,山姥切國廣心情有些微妙。

  「睡吧。」

  換我來守護你的夜...

無題

現代PARO

白色情人節快樂哇。



  撐著臉頰隨意翻閱手上的書籍,抬眼望向牆面上掛著的時鐘也差不多到了該出門的時間,拿起一旁的書籤標示紀錄並闔上。山姥切國廣走向廚房禮貌地喊句我出門了。還穿著圍裙準備晚飯的堀川國廣連忙探出頭來笑盈盈的回答路上小心。

  習慣性的拉上兜帽掩飾面容,今天似乎一切都非常美好--除了正在下著的大雨。

  搖了搖頭像是要將負面情緒給扔掉,眼角餘光恰好瞥見圍牆外有個鬼鬼祟祟的傢伙,不必多想也知道是誰。

  「三日月。」

  本以為特地用傘遮住自己是個天衣無縫的完美計畫,卻馬上被人給認出嚇得三日月宗近差點把傘丟在地上,面帶笑容有些不好意思的走向人。

  「……只是想來接你。」

 ...

月亮的碎片嘗起來是蜂蜜的味道。【試閱】

►本丸背景

►大量糖分,HE保證

►作者不會寫打鬥

►三日月視角為主

►少女爺、男前山姥切國廣有

►私設松鼠審神者出現有,戲份不多串場用

►努力不窗

►喜歡山姥切國廣的都不是壞人

►如果喜歡請按愛心讓我作為印量參考


以上OK?


#01

  看著眼前被嚇得說不出話的松鼠小女孩,眼裡有著新月的男子只是瞇起眼笑了笑:三日月宗近,請多指教了。

  既然刀都可以成為人了,松鼠成為審神者似乎也沒有多麼稀奇。盯著一直躲在男子後方畏畏縮縮的審神者,三日月宗近也不說話只是提起袖子掩飾著笑容。

  似乎會很有趣呢,這個地方。

  小女孩怯生生的告訴...

© 一只砂糖兔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