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主攻全職高手及刀劍亂舞,傻白甜,灣家人,主二創。
#口袋怪獸# #黑白車長# #薰嗣# #全職# #刀劍亂舞#
本家>http://haselnuss.weebly.com/

《柴米油鹽。》

由於不知道為什麼LOFTER不肯讓我上傳文章…
只好請各位移駕至我的個人網站看了><!
地址:

柴米油盐

主体是 这篇

都是部分节录…总之就是他们两人同居日常

算是试阅一般的东西


------------


  以黑白色为基底的客厅有张诺大的L型沙发,是当初叶修说不论坐或躺都十分舒适并且可能再也找不到如此好物而擅自买下了,当然是刷了韩文清的卡才能如此毫不犹豫。索性到货后韩文清也承认这组沙发质地的确不错,否则叶修就要连同沙发一起被退回店家。


  「想当懒人整天躺在沙发上无所谓,但严禁抽烟。」


  「这沙发是用我的钱买的自然有权决定该如何使用。」韩文清完全不理会叶修的抗议。


  沙发非常大,大得能够挤得下四五个...

下雨天

  叶修和韩文清坦承恋情并把联盟内部弄得腥风血雨也恰好过了半年,虽说公开了关係但各自相处的机会仍然不多,一个依旧在网游内把公会长们弄得鸡飞狗跳,另一个则是继续待在战队裡意图更加令新入训练生们吓破胆。很明显地就算是快要奔三的两人距离所谓的平平稳稳养老生活还远着呢。

  异地恋是辛苦,但距离并不是困难之处。当然每天视频是基本,再忙也会挤出几分钟说声晚安,而等到赛季结束稍微有些空閒时,两人便会商量去别墅住个几天,久而久之已形成一种默契。

  才刚下车便滴滴答答的下起了小雨,眼见着似乎要逐渐变大的雨势,叶修抬头望向黑漆漆的天,又看回身旁提着行李的人轻笑。

  「老韩啊,莫非你是雨男吗?」

  韩文清只是瞪了人...

蹭個TAG,一百篇周葉還沒寫完之前我是不會放的!!(欸

子彈所到之處,周澤楷便是規則。

生日快樂啊小周,未來你會成為榮耀第一人哦,名符其實的

嗯?

經過上場比賽獲得了幾日短暫的休憩,興欣眾人依然待在二樓戰訓室進行著日常訓練。
一名男子穿著風衣戴著眼鏡口罩寬帽把自己全身遮掩的一絲不露,儘管現在是冬天也顯得十分突兀。
「嗯?你是……?」正巧下樓查看網吧情況的陳果瞧見這奇裝異服的男子,想他大概是在躲著什麼。
「……。」被櫃台妹子擋下的男子似乎見到救星般,小跑步的到陳果面前往人手裡塞了張名片。老闆娘呆愣的盯著名片,知道眼前的人並不希望被發現身份。
「是來找人的吧?看你只有一個人應該不會做什麼事情,就讓你上去吧。」得到准許的男子感激的點點頭便爬上了二樓,至於他找的不是老闆娘預料中的那個人則是後話了。
「啊、你是……!」剛好和楚雲秀煲電話粥站在走廊上的蘇沐橙見...

包葉

写给梵的包叶小段子,包子很可爱啊。

只要是老大说的都会尽其所能去达成,如此信任自己的包子在叶修眼裡看起来是十分可爱的,儘管花了三年仍旧无法瞭解他那跳跃式的想法。
只是自己还有些事情必需去完成。
一双好看的手轻抚在身旁熟睡的人脸颊,现在的样子像极一头玩累的黄金猎犬。
是自己拉着他进入这个圈子,现在却要撒手不管,叶修心裡多少对此感到愧疚,能做的只有趁这段时间陪伴、弥补他所有真心及信任。


在诺大的房间一隅,听见QQ提示音便马上拿起手机查看。
什么嘛,原来只是官方消息。确认没什么重要的讯息又把手机扔在一旁。
像个洩了气的皮球,抱着枕头散着长髮躺在床上,静静盯着什么也没有的天花板。
老大说我们去拿个冠军吧,于是我们...

韩叶韩小段子


※没打算扩写
※OOC注意,他俩只是好朋友没在一起,就算有在一起也可能是之后的事了。
※被雷到不负责!!我是不会赔偿你的啊!!
※说真的CP味儿一点都不浓啊,都不知道该怎么标了。




韩文清发现自己的宿敌近来的心情似乎不太好,要说为什么会注意到的话,也只有叶修在QQ空间裡说了句看似不对劲的动态。
「怎么了?心情不好?」随即点开了有张画得很丑笑字的对话视窗,敲打几个文字发送。
叶修没有回应,或许不位子上。
「别让叶修不开心。」
用最近流行的语句开玩笑似的发出这句话,便看到上方出现了正在输入的动态。
「没什么,被甩了。」
「男神?女神?瞒着我交往啊?」
韩文清平时表面上严厉生人勿近可私底下还是对于朋友挺...

If.-01

  --这是一个,没有荣耀,没有十年。但叶修和韩文清依旧相知相惜互相扶持度过余生的故事。


  韩文清一早便出门带着霸图队员们一同集训,已经从队长的职位退役下来的他还是受了邀请成为教练继续为霸图奉献一生。

  午饭过后回到训练室的韩文清注意到摆在桌上的手机未接来电的信号灯正一闪一闪亮着,仔细一瞧,全是苏沐橙。 

  苏沐橙很少会打电话给自己,两人的关系仅仅是维系在认识叶修身上,就算打来也都是谈论关于叶修的近况,然而打了四通,肯定是有着重要的急事,心里正打算回拨时便收到来自新讯息的提醒。


  「他出了车祸,在XX医院。」不到十五字的简短讯息,却让韩文清难得感...

如歌的行板


哼着不成的调,你说你不会唱歌,我说不要紧,你唱军歌我也听。
十年你我把全部奉献给了荣耀,十年后我们奉献给彼此。
可当我喜欢你了,你却说你不爱了。
你不爱,我依然。
如你一直以来挂在嘴上那句:一如既往。


悄悄的占个tag. 我喜欢你啊老韩。


© 一只砂糖兔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