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主攻全職高手及刀劍亂舞,傻白甜,灣家人,主二創。
#口袋怪獸# #黑白車長# #薰嗣# #全職# #刀劍亂舞#
本家>http://haselnuss.weebly.com/

今、会いに行きます。

白雪紛飛有些阻礙著視線,一手扯著披布緩慢卻堅定的朝著一個方向前進絲毫沒有半點迷惘。

蹲下身撥開上層的積雪,是塊可以掀開像是門一般的木板,輕輕拉起後出現了一個小階段,拿著不大不小的石子擋在隙縫以免闔上,一切都像是那麼熟練。

如自己所預測般底下有著光亮,那個傢伙像是沒事人一般悠閒的躺在那裡。

「怎麼又躲在這種地方了……」

——就算如此,隊長大人你還是找到我了啊。

*

「兄弟,早餐準備好了噢!」

「啊……好。」

剛清醒還有些迷茫的坐在床邊。

換上制服簡單洗漱完畢後坐在餐桌前與兄弟們一起享用早餐。

這裡是堀川家,一對父母與三個兒子的家庭,由於要養育三個孩子並不是容易的事情所以雙親大多忙於工作,三兄弟互相照顧扶持……像這樣常見又普通的家庭。

「兄弟,最近學校遇到什麼好事了嗎?」

堀川國廣眨眨眼好奇地看向山姥切國廣,而山姥切國廣只是看了他一眼後繼續專心吃著早餐。

「沒什麼,倒是遇到很煩的人。」

*
山姥切國廣從小就經常夢到一個不屬於這個世界卻又像是真的在那裡生活過的夢境,儘管隨著年紀增長之後夢見的次數漸漸減少,卻也還是十分印象深刻。

自己總會不停的去尋找著某個人,然而夢總是在找到之後就結束了。

那個人究竟是誰,夢裡的自己似乎還有什麼話還沒說出口。

但畢竟只是夢,醒來之後就不存在了。

「呦!小蘑菇在發呆呀?」

還在對早上的夢胡思亂想的時候突然被人打斷嚇得山姥切國廣差點從椅子上摔下去。

而那個人就是早上才跟兄弟提過很煩的傢伙。

「不關你的事吧。」

「還是一樣這麼冷淡啊……話說回來,剛剛是被我嚇到了對吧?」

「才沒有……只是在想事情而已。」

從那天之後身為學生會長的鶴丸國永便每天都來拜訪自己,說好聽點是這樣,但對山姥切國廣來說只是單純的騷擾。

到底為什麼會變成這個樣子呢……自己只想安安靜靜的畢業啊。

---------------
據說這個是兩年前剛入刀劍的坑,現在我要來補完了!!新的一年要成為要自己挖坑自己填的人!!
這次嘗試新方式,全文皆會公開,但實體本會附贈一些東西做為感謝購買。
謝謝各位!

评论
热度(12)

© 一只砂糖兔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