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主攻全職高手及刀劍亂舞,傻白甜,灣家人,主二創。
#口袋怪獸# #黑白車長# #薰嗣# #全職# #刀劍亂舞#
本家>http://haselnuss.weebly.com/

夏祭り

  自從鶴丸國永被審神者喚醒之後,這還是第一次能夠到現世悠閒地參與人間的祭典而非於戰場上和歷史溯行軍展開廝殺。也未曾料想過一期一振竟會如此對於模仿人類的生活感興趣。

  於夜裡兩人私下望著月色閒聊時突然少見的露出正經八百的模樣,結果只是來邀請自己陪同一起去參加慶典。

  「看到那麼認真的樣子還以為你要做什麼大事,哈哈。當下可真是嚇到我了啊。」

  「別再說了。畢竟這是我初次主動邀請他人,自然會緊張。」

  偷偷的看向一旁果不其然是紅通通的耳根子,忍不住別過臉竊笑這個明明對女孩子就能毫不遲疑的說出甜言蜜語然而遇到男性就當機的表面王子。不過對於他會主動邀請自己而非弟弟們這點心中還是感到一絲得意,並稍稍期待自身之於對方而言尚稱得上是有點特殊的存在。

  「啊,是鶴丸先生呢!嘿嘿,亂今天這樣子好看嗎?」眼見時間已經差不多卻遲遲沒有看見一期一振的身影有些好奇地走向對方房間。在廊下巧遇也正準備出去參加祭典的粟田口派短刀,記得名字是叫做亂藤四郎吧。一頭漂亮的金髮盤起用髮簪固定,在自己眼前轉了一圈像是在炫耀那身粉紅色女性和服,儘管是男孩子卻穿得絲毫沒有任何異樣感。

  「嗯,亂今天還是和平常一樣可愛呢。不、是更加可愛了喔。」

  「鶴丸先生還是如往常般的會說話啊。」

  語畢朝著自己拋擲一個媚眼,只好禮貌性地牽起嘴角微笑。嘛,這群傢伙外表看似天使但內心的想法可真是不想讓人猜透啊。

  打聲招呼後輕輕拉開紙門踏入,瞧見似乎正在與和服奮戰的一期一振當下毫不留情地大笑出聲。

  「啊哈哈哈,我還以為你早已換好衣服了。」

  「畢竟我總是穿著西服較少接觸這類型衣服。」

  「等你穿完我看祭典都要結束了吧。」眼神得意的接過手上腰帶。


------------------

我一定是起笑了才想從鶴丸的角度出發,媽的找死。

後面已經想好卻寫不下去喔喔喔喔喔喔喔。跪地痛哭。

可能是第一篇鶴一也是最後一篇吧。

评论
热度(3)

© 一只砂糖兔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