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主攻全職高手及刀劍亂舞,傻白甜,灣家人,主二創。
#口袋怪獸# #黑白車長# #薰嗣# #全職# #刀劍亂舞#
本家>http://haselnuss.weebly.com/

春結

一早春馬揉了揉腰,今早起床不知道為什麼自己竟然是睡在地板上的,就這樣經過了一夜背疼得不得了。
「我只記得有夢到很好吃的肉包啊……」但自己正準備咬上一口時卻突然掉進了地洞沒能吃到。

尚沉浸於香甜的美夢當中時,突然有一股沉重的壓力壓在自己的腹部上頭,讓結斗忍不住從夢境當中掙扎甦醒,原來是春馬睡得太熟連腿都給跨到自己身上來了。
「HARU。」喚了一聲,見對方毫無反應,無奈的將對方的腿推回。
正準備再次進入夢鄉時聽到對方嚷著夢話,但因為瞌睡蟲爬上身沒怎麼在意那咕噥著的內容,下一秒卻感覺到對方咬了自己的臉。這咬一下可讓結斗氣炸了,二話不說便把春馬踢下床,然而那傢伙睡得很熟,被踢下床後也沒有醒,還要深怕他著涼而扔了另一條棉被。
當然這些事結斗肯定不會向春馬提起,又不是想要春馬道歉,睡覺說夢話這種事也不是提醒了就有辦法預防,反正自己也把他踢下床了,就這樣扯平吧。

時至午餐時間,結斗帶著便當站在春馬的班級前,自己才剛搜尋到春馬的身影下一秒卻又被春馬的班上同學擋住而消失在眼前,還在躊躇著該不該請人幫忙叫一下他的時候卻被人一把從後方抱住,敢這樣接近自己的大概也只有那個傢伙了。
「走吧,去哪裡吃飯好呢?頂樓?」
「都可以。」不必回頭也知道是誰。
兩人一上去頂樓時正好遇見了一位女孩子紅著眼眶噙著淚水跑下樓,緊接著一位男孩子也追了下去,頂樓現在沒有任何人了,挑了個照得到陽光的地方兩人席地而坐。
「那個女孩子肯定哭了吧?」
「嗯。」
「為什麼女孩子總是在哭啊?」
「……。」還不是因為你總是拒絕她們,結斗忍著沒說出這句話,夾起了一顆番茄吃下。
「啊!我想吃這個!」兩人的便當都是結斗早上做的所以連菜色也是相同,然而春馬早已把自己的那一份給吃完卻還想要,並且早已張開口等著食物送進嘴裡,結斗沒出聲,夾起了那道菜餵給春馬之後繼續專心吃著自己的便當。
「果然結斗做的菜最好吃了!」心滿意足的咀嚼著。
「謝謝。」你喜歡就好,每每看著對方品嘗料理過後那幸福的臉龐,便覺得一切辛苦都值得了。

「不要不要!我不要洗澡啦!」細小的雙手緊抓著門框努力掙扎著。
「不行,怎麼可以不洗澡呢?」抱著嬌小的身軀將他拉離門框卻又不敢用力怕弄得對方疼了。
結斗非常討厭洗澡,總是要春馬的母親花上大把的力氣死拉活拖地把這孩子拉進浴室裡頭,唯一慶幸的是結斗只要淋濕了便會放棄掙扎。
而春馬早就待在浴缸裡看著自己的母親拉著難得會吵鬧反抗的結斗,忍不住在一旁幸災樂禍了起來,把這件事情當作是一件趣事看待。
「結斗加油!」
「春馬你別搗亂啊。」不幫忙就算了竟然還替結斗加油,春馬的母親感到無奈。
畢竟結斗還是個孩子,雖然討厭洗澡,但是和春馬兩人一鬧起來也總是玩到就算水都冷了也不肯離開浴室。
「吃我的小鴨鴨噴水!」拿著玩具吸飽水之後朝著對方攻擊。
「哼!我才不怕!看我的防護盾!」拉著毛巾擋住。
「這是沒用的!看我的!」直接往對方撲了過去。
因為玩得太過頭,聽見吵鬧聲的母親開了門對兩人喊了一句:「沒洗好可是不准吃晚餐的喔。」兩個孩子面面相覷了幾秒。

慢慢的睜開了雙眼,原來剛剛是在作夢嗎……?
稍微從夢中清醒後才注意到自己正靠著春馬的肩膀,關於自己是什麼時候睡著的已經想不起來了。
「醒了嗎?」
「嗯。」伸了個懶腰,坐直了身子。
「做了好夢嗎?」其實剛剛一直都在觀察著結斗臉上細微的表情變化,從一開始微微的皺眉看得出來是夢到討厭的事情,然而後半表情卻放鬆了許多,似乎是夢到了有趣的夢。
「嗯,小時候的夢。」小時候兩人總是一同洗澡,現在兩人都長大了,一起洗澡的話浴缸太擠了,況且也挺不好意思的,雖然說不出是為什麼。
「這樣啊……」不再追問是夢到了什麼。
「幾點了?」
「嗯……我想下午第一節快下課了吧?」
聽到春馬這句話結斗瞬間瞪大了雙眼,這不是曠課了嗎?
「為什麼沒叫醒我?」
「因為看你睡的那麼熟,總不好意思叫醒你啊。」儘管注意到已經快要接近上課時間,但是結斗依然熟睡著,望著在自己身旁安心睡著的臉龐怎麼捨得吵醒呢。
春馬沒有再多做解釋,一臉無辜又溫柔的看著自己,每當春馬擺出這種表情時結斗總是無法說些什麼,只能默默的將東西收拾。

那是寵溺的眼神,結斗心裡非常明白,因為那就如同看見春馬正津津有味吃著美食時自己也會露出那樣的神情。

相處了這麼多年,兩人對於彼此是再熟悉不過了,他大概也是這樣認為的吧,結斗心裡總有這樣的想法。

陽光是燦爛的,然而冬天的又是怎麼樣的呢?冬日的陽光是讓人感到溫暖的。
而你就如同那冬日裡的陽光,給了我溫暖。

评论
热度(2)

© 一只砂糖兔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