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主攻全職高手及刀劍亂舞,傻白甜,灣家人,主二創。
#口袋怪獸# #黑白車長# #薰嗣# #全職# #刀劍亂舞#
本家>http://haselnuss.weebly.com/

【原創】

對不起呢我真的沒有什麼取標題的天分(つд⊂)








在寂靜的深夜裡,「不要!」突如其來的大喊打破了這般寧靜。
「嚇!怎、怎麼了?失火了?」聽見結斗的呼喊,平常總是熟睡的春馬嚇得馬上驚醒,快速地環顧了一會四周發現沒有什麼異狀後便將目光移回聲音的主人身上。
只見結斗看著雙手安靜了一會,用著細小的聲音說:「我……夢到國文考了個零分。」
「欸……沒什麼嘛。」撓了撓那烏黑的頭髮像是在安慰對方一般。
「睡覺吧,睡覺。」伸手便將青梅竹馬一把拉回床上擁入懷中。
「什麼沒什麼!對我來說……」話還未說完就已經聽見對方的鼾聲,翡翠般的眼睛瞪著那已進入夢鄉的睡臉。但瞪著也沒什麼用,那傢伙早已睡死根本不會感覺到自己正生氣著,只能夠無奈的在心中感嘆這位理科天才大概一輩子都無法理解身為文科生的自己國文考零分會是多麼可怕的一件事。

今天是期中考考完的日子,為了慶祝考試結束兩人決定晚餐去外面的餐廳吃飯。
兩人有一問沒一答的聊著天,嚴格說起來是春馬一直在挑起話題,但結斗看起來對於春馬的話題不感興趣只是一直默默不語並注視著什麼。
「手拿出來。」
「欸?」一直沉默不語的結斗終於開口了,但卻說出了讓春馬感到一陣冷汗的話語,自知已經瞞不過青梅竹馬的雙眼便乖乖將雙手從口袋中抽起,手上有著因化學藥劑而形成的傷口。
「有先用水清洗過了啦,雖然傷口還是有就是了。」
「不是提醒過你很多次了要小心嗎?不是都會戴上手套嗎?」
「想說是個小實驗就……哈哈。」乾笑了幾聲,裝傻般的抓了抓頭髮,感覺得到那股尖銳的視線正盯著自己,裝傻失敗。
像是早已習慣這種情況,結斗瞪了春馬一眼便從書包中拿起了碘酒及紗布等用品,抓著春馬的手細心清理傷口並用紗布及繃帶暫時將傷口包紮起來保護著,然而包紮完後免不了又要遭受結斗的吐槽:「你的能力只能幫助別人卻不能幫自己。」看著手上已經包紮好的傷口,春馬也知道是因為結斗替自己擔心才會說那樣的話,雖然是個笨拙的關心。

在餐廳點了許多的菜色,看春馬狼吞虎嚥的吃著,這副情景要是給女孩子看到的話肯定會失望的吧,結斗這麼想著。
「結斗、結……嚼嚼嚼……這個……嚼嚼嚼……很好吃呢。」全部吃光了才說很好吃,結果根本不知道他吃了什麼,只好拿起了放在桌上的菜單。
「欸……就紅紅的啊,有肉的…」
「叉燒?」
「啊……大概是吧?結斗說是什麼就是什麼囉。」
「真是隨便。」
「是相信你呢。」於是兩人繼續吃著。
吃到一半春馬的動作突然停了下來,盯著安靜吃飯的那個人,接著毫無預警的舔了舔對方的臉頰。「不可以浪費食物喔。」
「……。」雖然已經不是第一次這樣子了,但果然還是會感到心裡一股騷動。用手背抹了抹臉頰,「跟你說過直接和我說一聲就好了……」
「欸嘿嘿,因為黏在你臉上的看起來特別好吃嘛。」繼續埋頭吃著。
「要是被其他人看到,會感到困擾的可是你喔。」
「為什麼會困擾?」抬起頭疑惑地盯著。
「因為…」兩個男人做出親密動作肯定會引來側目吧,更不用說春馬的異性緣那麼好,那些女孩子看到肯定會恨不得能替代自己的位置,但要把這些解釋給春馬他肯定是不會放在心上的。
……這麼說來會感到困擾的似乎只有自己。
「沒事,快吃吧。」真的是拿他完全沒有任何辦法。

如果每個人生下來的時候都會有個跟自己相剋的人這件事情是真的,那麼春馬大概就是自己的剋星吧。

评论
热度(1)

© 一只砂糖兔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