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主攻全職高手及刀劍亂舞,傻白甜,灣家人,主二創。
#口袋怪獸# #黑白車長# #薰嗣# #全職# #刀劍亂舞#
本家>http://haselnuss.weebly.com/

結婚-未完

  兩個孩子正站在一旁的樹叢偷看著婚禮,那是一個有錢人家女兒的婚禮,不過那兩個孩子並不是知道這件事而來的。只是在家附近森林進行所謂『大冒險』意外發現的樹叢。

「ノボリ!你快來看阿!好棒!」第一次見到婚禮,見到那副情景連話都說不清楚,只是興奮地一直拉扯著自己的兄弟。

「到底是什麼啊?不要一直拉我嘛,クダリ。」受不了這激動的拉扯,拍了拍身上的泥土湊了過去看。

  透過樹叢望過去,是一棟白色漂亮的豪宅,正舉行著盛大的婚禮,四周的男人及女人身上都打扮得十分高貴且華美,但是最漂亮的依然是今天的主角 ──一對幸福的新人。新娘笑的很甜美,一旁的新郎微笑看著妻子,這在クダリ的心中沒有其他任何的想法,只是單純的覺得這個畫面非常的美麗,並目不轉睛的欣賞著。

「吶、ノボリ……。」クダリ輕聲喚著兄弟。

「嗯?怎麼了?」

「我們總有一天也會像那樣各自結婚的吧?」

  對於眼前景象雖然心裡也同樣很興奮,卻不像自己兄弟那般的感觸,一瞬間眼底的閃爍消散而去,像是被硬生生扯回現實般。

「我……不想要結婚呢。」與自己同樣灰色的眼眸驚訝盯著,ノボリ拉了拉帽子。

「因為沒有クダリ的話……好寂寞。」努力擠出了這樣的詞彙,這是不擅長表達的心聲。



  「──所以我要結婚了。」

拿著咖啡杯的手震了一下,依然是面無表情的臉。「……」

「兄さん,你剛剛恍神了對吧?」對面的兄弟淺笑著,那不是發自真心的開心,而是那個人本來就習慣將笑容掛在臉上,與自己不同。

再次將咖啡杯端近口邊,一邊面對視線,用無言代表默認。對面的他依然笑著,接著緩緩開口說出那對ノボリ而言像是毒藥般的話語。

「我啊、要結婚了。」

聽到了這話,ノボリ低著頭猛咳了一陣,好不容易抬起了頭,只見那人笑得很開心。

「嘻嘻,嚇了一跳嗎?來,濕紙巾。」

伸手接過了遞來的溼紙巾,擦拭著嘴角。「謝謝,不過對象是誰呢?」

「是常常來對戰地鐵的那位小姐,上次也收到她送的餅乾了吧?」

「原來就是那位小姐啊,手藝很不錯呢,肯定是個好妻子……」語氣稍微停頓了會,用眼神注視著對方。「クダリ你……應該沒有對女孩子做什麼不應該的事情吧?就是……」話還未說完,對面的那人已經激動地從椅子上站了起來,「兄さん你那是什麼眼神啊……!我才不是那樣的人呢!難道我在你眼中是這樣的人嗎?」大聲怒斥著。

周遭的客人們因為這個突如其來的聲響而感到好奇,紛紛將視線投射過來。「クダリ,冷靜一點,我只是開玩笑的。」苦笑著,輕拍對方的手背,表示自己並沒有惡意,一邊用眼神示意著大家都在看的事實。

注意到自己成為目光焦點的クダリ,臉上也多了幾分害臊,向四周客人微微道歉後靜靜的坐下。

「那麼,結婚的事情你們已經準備好了嗎?」又繼續了話題。

「嗯,因為想要給你一個驚喜,所以我和她已經大致準備好了,預定下個月結婚。」從懷裡的口袋中拿出預備好的請帖,上頭是兩人幸福的合照,以及預定結婚的日子。「只有兄さん的我想親手交給你。」

收下了請帖,仔細地端詳著上頭的資訊。「這麼快啊,先恭喜你們了,既然新郎都當面來邀請我了……放心吧,當天我會出席的。」

「真是太好了,這幾天我和她還要準備一些婚禮的物品,所以……。」用眼神偷瞄著對方默默地給予暗示。

查覺到對方不懷好意的眼神,不用猜也明白是想說些什麼。「唉…我知道了,這幾天我會自己好好看著辦的,你就盡力去忙吧,公司那裏我會幫你說一聲的。」

「謝謝兄さん!其實公司那裏我已經請好假了,所以不用擔心!那麼我先走囉!這頓我請吧!」迅速的結完帳,一轉眼那個人已經不見蹤影。

  看著那人開心的樣子,卻無法打從心底替他祝福。

评论
热度(3)

© 一只砂糖兔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