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主攻全職高手及刀劍亂舞,傻白甜,灣家人,主二創。
#口袋怪獸# #黑白車長# #薰嗣# #全職# #刀劍亂舞#
本家>http://haselnuss.weebly.com/

無題

現代PARO

白色情人節快樂哇。



  撐著臉頰隨意翻閱手上的書籍,抬眼望向牆面上掛著的時鐘也差不多到了該出門的時間,拿起一旁的書籤標示紀錄並闔上。山姥切國廣走向廚房禮貌地喊句我出門了。還穿著圍裙準備晚飯的堀川國廣連忙探出頭來笑盈盈的回答路上小心。

  習慣性的拉上兜帽掩飾面容,今天似乎一切都非常美好--除了正在下著的大雨。

  搖了搖頭像是要將負面情緒給扔掉,眼角餘光恰好瞥見圍牆外有個鬼鬼祟祟的傢伙,不必多想也知道是誰。

  「三日月。」

  本以為特地用傘遮住自己是個天衣無縫的完美計畫,卻馬上被人給認出嚇得三日月宗近差點把傘丟在地上,面帶笑容有些不好意思的走向人。

  「……只是想來接你。」

  「我知道,走吧。」




  看著傘面良久,儘管與印象中都是同樣深藍色的傘並且自己送給他的吊飾也掛著,卻還是讓山姥切國廣感到有些疑惑。

  「你換雨傘了?」

  「是啊,之前的傘太小了。」

  三日月宗近以自認最溫柔的眼神緩緩啟齒,有這把傘我才能好好牽著你啊。然而這話卻換來了山姥切國廣滿臉通紅的一句笨蛋。

  不管是現在還是未來都想替他撐傘這樣的願望是否很奇特,三日月宗近思忖著。擔心說出口身旁容易害羞的戀人就這樣跑進大雨當中了。

  是的,他跟山姥切國廣不僅僅只是隔壁的好鄰居,更在最近成為了情侶。三日月宗近認為自己的人生簡直美滿極了,畢竟有什麼比得上喜歡的人也同樣喜歡自己來得幸福呢。

  現在這樣兩人共撐一把傘就像是所謂的愛情傘,暗自揣測應該沒讓山姥切國廣發現特意將他留在右邊的小心思,三日月宗近勾起嘴角微笑扭動手腕使雨傘轉了圈。

  可老天爺似乎並不賞臉的將原本淅瀝淅瀝雨勢給逐漸變小,順手澆熄了三日月宗近想享受傘下兩人世界的希望。

  「啊、雨停了。把傘收起來吧。」山姥切國廣在三日月宗近心中的浪漫情懷補上最後一刀。

  兩人緩慢踱步走在熟悉的通學步道上,山姥切國廣正抬起頭享受剛下完雨夾帶泥土的新鮮氣息,感到整個心靈都被洗滌乾淨,卻突然被一股力量拽入懷中有些愣頭愣腦的不知所措,順著人眼神方向才注意到地上有個水窪,又看回那帶有新月的眸子站穩身,像是反省般的低頭明白是自己剛才太過鬆懈。將身旁的人每個舉動都看在眼裡的三日月宗近只是輕輕地嘆口氣,並不打算拆穿戀人那小小的自尊心,主動地牽起手希望他能別責怪自己。

  向前走了一段路之後三日月宗近不斷東張西望,甚至會微微彎下腰看上去就像是在尋找著什麼東西似的。山姥切國廣就這樣不發一語靜靜地觀察了會後對於這個奇特的舉動實在無法理解,終究是按耐不住好奇心的發問。

  「你到底在做什麼?」看起來像個怪人。

  「啊……我在找貓啊。」

  「貓?」反射性地重複單詞,看著三日月宗近點了點頭。

  「聽說這帶附近有許多貓咪的。」

  的確是有聽同學們說過這麼一回事,然而看著四周地上還是潮濕的模樣,山姥切國廣忍不住吐槽會在大雨過後出現的或許只有蚯蚓吧。

  「才剛下過雨大概都躲起來了吧。」

  「這麼說也是呢……」

  瞧著三日月宗近明顯黯淡下去的眼神,對於找不到貓這件事好像真的很難過,有些於心不忍的斟酌詞句安慰。

  等下次天氣晴朗的時候再來找吧,聽見這句話三日月宗近只是拼命的點頭並握緊了本就交扣在一起的手。山姥切國廣不禁迷迷糊糊地想著,從他手心傳遞過來的情感還真是溫暖吶。

  關於出門前所翻閱書中所寫的那句「每個人最終都會找到他所愛的那個人」大概答案已經找到了。



-------------

練手復健用,但顯然復健失敗……

评论
热度(29)

© 一只砂糖兔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