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主攻全職高手及刀劍亂舞,傻白甜,灣家人,主二創。
#口袋怪獸# #黑白車長# #薰嗣# #全職# #刀劍亂舞#
本家>http://haselnuss.weebly.com/

忌妒心

>>兔子與那個人的後續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起,薰跟渚君的關係變得要好起來。

「薰,該吃飯囉!」銀髮的男子用著好聽的聲音呼喊有著與自己相同名字的兔子。

本來不是很反對用這個名字的嗎?真嗣看著這個情況在心底暗暗的吐槽。
況且,薰的主人明明是自己,怎麼這傢伙變得比自己還更像牠的主人了。
薰也真是的,為什麼可以和那個人那麼要好阿。
腦袋裡淨是裝滿了這些不滿,臉色也越來越難看,光是待在一旁就能夠感受到一股沉重的低氣壓。

見到手中的高麗菜葉已經全數餵食完畢的渚薰站起身拍了拍黏在身上的雪白色兔毛,一抬頭就見到了渾身散發出殺氣的真嗣。
「唔哇……。」雖然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但渚薰知道現在最好不要靠近真嗣君會比較好,如果他還珍惜門牙的話。
「真、真嗣君在生氣嗎?」
「沒有,我怎麼可能會生氣,才不會為了這種小事情生氣。」連正眼也不瞧的往薰的方向前進,一把抱起了在地上跳來跳去的薰,薰在真嗣的懷裡頓時安靜了下來,似乎也是感受到主人的不滿。

哼,這隻喜新厭舊的兔子,算你聰明。

「這麼快就要走了嗎?我還想跟薰多玩一會的……」從渚的眼神就可以看得出來他十分失落,對於今天只能和薰玩這麼一下子,看來他是真的喜歡上這個小生物了。
「我還有事情要忙,才沒有空待在這裡。」冷淡的拒絕了這個要求。
「如果真嗣君很忙的話我替真嗣君照顧薰也可以的啊!」
「夠了!開口閉口都是薰薰薰的,很煩耶笨蛋渚!」懷裡的兔子因為突然的大吼而顯得焦躁不安,從而意識到自己竟然因為忌妒心遷怒了渚而感到羞愧的真嗣,將手稍微收緊,抱著薰一句話也不說的跑走了。

留下了渚一個人。

但是渚沒有忽略真嗣的表情,那不甘心的眼神以及紅透了的耳根。
愣了一會,總覺得好像在哪裡也看過似曾相似的情景,似乎是在電視上看到的……
回想起那個畫面這才理解那個表情所代表的涵義。

「剛剛真嗣君……該不會是吃醋吧?」

李林真的是非常複雜又難懂的生物呢。

评论
热度(2)

© 一只砂糖兔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