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主攻全職高手及刀劍亂舞,傻白甜,灣家人,主二創。
#口袋怪獸# #黑白車長# #薰嗣# #全職# #刀劍亂舞#
本家>http://haselnuss.weebly.com/

N透

「那麼,再見了。」
說著那句話的你,為什麼能笑得如此燦爛。
努力伸出手卻連衣角都抓不著。
「等、……!」
連等一下這句話都沒能說完,那人就這樣頭也不回的離開了。

驚醒。
睜開了眼,還冒著冷汗,這是從那天之後夢到第幾次這樣的夢?
看著自己的手,在夢裡無論怎樣拼命、怎樣呼喊,也無法留住那個人。
「--可惡。」
用力捉著棉被,留下不甘心無聲的眼淚。

***
透也,你最近過得好嗎?
今天我到了雷文市看了有名的摩天輪喔,我沒有上去搭乘呢,因為想和你一起來阿。
最近常常想起你,不知道你過的好嗎?
如果當初沒有遇見透也的話,我現在會是什麼樣子呢…?
肯定會就這樣一直嚷嚷著要解放神奇寶貝並且覺得大家都是壞人吧?
但是,我遇見了透也,而且因為你而改變了喔。
我想我們一定是為了完成些什麼才會相遇的。

所以,我現在還不能去見你,儘管我好想好想。

***
「啊--」有著一頭翠綠色長髮的男子大叫了一聲。
「透也你又把他們拿出來看了!」

「我以為你去睡了。」有著褐色頭髮的男子抬起頭望著對方,腿上放著已經斑駁生鏽的鐵盒,裏頭是一疊厚厚的信件。
信件上頭的收件人,都是同一個:透也。
上頭的字跡雖然簡潔卻不潦草,以一個男性來說是非常漂亮的字跡。
「還、還是不要看好了!」一雙潔白纖細的雙手慌張的蓋住了信紙,阻礙著褐髮的男子。
「真是的……」因為被擋住了視線而無法觀看內容的男子,嘆了一口氣。「像個孩子似的。」
放棄了爭執,將信及鐵盒放到一旁的小桌子上。
「才不是小孩子。」輕輕的在對方臉頰上落下一吻。
「是大人喔。」
輕笑,「嗯,是大人。」
自己從未想過能有此刻的幸福,能和喜歡的人在一起那是多麼美妙的事情。
那個人曾經從自己眼前消失的那段日子,到現在還能夠再次相遇,透也至今仍然感到不可思議。
也許,這就是命運吧。
其實自己未曾相信所謂「命運」這個詞,但卻覺得自己雨那個人的相遇,用上命運這個詞來形容是在適當不過了。
彼此都在尋找著對方,毫無線索的尋找著,最後終於在某個轉角遇上彼此。
若說這並不是命中註定,實在也想不到該用什麼詞形容才好了,自己一直深信著一定能再次相逢,那個人也是。
正因為是苦苦尋覓而來的感情,兩個人更加珍惜彼此,像是要將從前沒能一同相處的時間給補足般,每天都膩在一起。
直到某一天。
「透也…那個…」男子把玩著手上的魔術方塊,透也知道那是他緊張的表現。
「嗯?怎麼了嗎?」
「因為每天都像這樣子見面…所以…那個…」放下了魔術方塊,望著對方。
「我們同居吧。」
「嗯,當然好啊。」原來那個人的心裡一直在考慮著兩人的事情啊,看來自己還不是非常的了解對方。
「咦、這麼快就答應了?我以為透也會在多考慮一下的…」眼神飄移著,這是猶疑不定的表現。
「為什麼要考慮?」
「因為,我沒有把握能克制自己不對透也出手啊…」
瞬間理解這句話當中涵義的自己,感受到臉頰十分的燙。
但是、他的耳朵也正在紅著,好可愛。這就是心意相通的感覺吧。

現在的自己很幸福,每天清醒睜眼後,映入眼簾的是那人靜靜熟睡在身旁的樣子。
「早安。」輕聲喚醒身旁的他。
「唔…嗯…再睡一下子…就…好…」嚅囁著,又再次進入了夢鄉。
「嗯,真是拿你沒辦法呢。」自己也再次躺下。

已經不會再做那樣的夢,因為沒有必要擔心害怕,不管誰不見了,一定都能找到對方的。

评论
热度(9)

© 一只砂糖兔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