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主攻全職高手及刀劍亂舞,傻白甜,灣家人,主二創。
#口袋怪獸# #黑白車長# #薰嗣# #全職# #刀劍亂舞#
本家>http://haselnuss.weebly.com/

[薰嗣][貞ver]

最近那個傢伙不來煩我了,我想是找到其他令他感興趣的人了。
看著他和其他人有說有笑,果然我不是他唯一的一個,真是大騙子。

但是冬二和劍介並沒有發現。
今天在走廊上看見他時,冬二藉口說我很久沒和他打招呼了而將我推出去。
無奈地打了聲招呼,沒想到那個人卻像是無視我一般,和他的朋友們自顧自的聊天。
聊的真開心呢。
不知道為什麼心裡有點煩躁。

搞什麼,竟然避開了我。
從那之後不用說交談了,甚至連那個人的臉也不願意去看。
反正他開心就好了,怎麼樣都跟我沒有關係。
但還是……有些在意著……




今天因為有些事情在教室裡留到最後才走,太陽都下山了…將門窗都確定鎖好後離開,以為這時間應該沒有什麼人在學校了,卻在轉角處聽見似乎在爭吵的聲音,因為好奇心作祟,躡手躡腳的湊了過去偷看。

-是渚君正在跟一位男生吵架啊…只是好像要打起來了,情況看起來有些不妙。

「在做些什麼啊!」忍不住的出聲制止,喊出口後被對方瞪著這才感到後悔……我幹嘛要找死啊!
「喂、喂……」對方漸漸逼近自己,而自己被嚇得無法動彈。「還真是在正好的時刻出現的英雄呢?」還來不及反應,就被用力的一拳揍倒在地。「唔…」好痛。

「真嗣君!你還好嗎?」那傢伙著急地跑來看我的情況,真是的,應該先擔心你自己才是吧?
「這樣就不行了?要是把你們打到受傷的話可是會被學校處罰的,這次就先這樣給你們一個教訓就足夠了,可不要太囂張啊。」
這時候我才注意到他還有其他的伙伴在,明明囂張的是你們才對……
雖然很生氣但也只能眼睜睜看著他們一群人大搖大擺的離開。

坐在保健室的椅子上,渚君拿了毛巾沾水替我擦拭傷口。「痛…」「啊,抱歉…」看著那副愧疚的臉,伸手接過毛巾。
「沒關係,我自己拿。」

稍微碰觸到了手,感覺有那麼點尷尬,「…。」將椅子轉過身背對著。
「為什麼跟人吵架?」「什麼?」「剛才的事。」
「因為他們說了真嗣君的壞話…」
無奈地嘆了口氣,「那樣也是我才有關係的事吧?就隨便他們去說就好了,比起這個,你還是專心在自己的事情上吧。」
蠢死了,竟然為了這點事情跟人起了衝突,但老實說…還是蠻開心的吧…大概。

「什麼啊,比起自己的事…!」
「真嗣君最近都避著我才是最讓我痛苦的事情!」
什麼?生氣的從椅子上站起來朝著對方。

「那是渚君你先的吧?在走廊上看到也不會跟我打招呼,不論到哪裡都無視我,這些事不都是你先做的嗎?」漸漸逼近質問,明明是他的錯怎麼怪到我頭上來了?我才是最有資格抱怨的吧?惡狠狠的盯著對方。
「那、那是因為……」

「因為看著你和別人很要好,心裡覺得很忌妒…我想說不要看見會不會比較好……。」
「噗。」看著對方如此誠懇真摯的臉,忍不住笑了出來,還真的是個笨蛋呢。

「有什麼好笑的?」
「沒有,只是覺得很可愛,哈哈…」果然是笨蛋渚呢。
在自己笑得不停的時候,感覺到一旁的對方離自己越來越近,不自覺的盯著深紅色的眼睛看,雖然是紅色,卻不覺得討厭,這是為什麼呢?是因為渚君的眼睛真的很漂亮吧…明明是個男孩子,真羨慕呢。
感覺到兩人的呼吸越來越接近……
「你要幹什麼!」就在快要親到的一瞬間揍了對方一拳。
「唔唔…」皺眉。
「你、你是想要我折斷你的門牙嗎?」用力握緊拳頭,要是對方敢在靠近肯定會毫不留情的再揍上一拳。
話說自己剛剛是不是差點……不敢再繼續思考下去。

**********

第一人稱視角超難寫啦ㄒDㄒ...
貞薰在我心裡就只是隻小狗(。
真嗣君是門牙獵人啊!超帥的!雖然很對不起薰了,是我喜歡真嗣君說要折斷門牙時的帥氣(。

 


评论
热度(6)

© 一只砂糖兔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