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主攻全職高手及刀劍亂舞,傻白甜,灣家人,主二創。
#口袋怪獸# #黑白車長# #薰嗣# #全職# #刀劍亂舞#
本家>http://haselnuss.weebly.com/

[腦洞][車掌][インクダ]

今天是定期健康檢查的日子,身穿白色大衣的男子深深嘆了一口氣:「唉、醫院最討厭了……」這裡既沒有美味好吃的布丁,也沒有讓人含在嘴裡就甜到心頭上的蜜糖,只有著刺鼻又難聞的消毒水臭味,還有不時傳來病人哀嚎的聲音,男子恨不得能馬上回去工作。 

但是不檢查的話就不能夠向上級提報自己的健康狀況,這點令男子感到很困擾,其實更加害怕的是因為上次檢查結果良好所以放縱自己吃了許多的甜食,不知道會不會有蛀牙呢……蛀牙就不能吃甜食了,這是非常嚴重的問題。

踏著沉重的步伐來到了門口,深深吸了一口氣,敲了敲房門後從裏頭傳來了醫生沉穩的聲音說著:請近。

好可怕啊……忍著想扭頭回家的想法男子打開了門。 
 
沒想到坐在裏頭的是穿著白色醫生袍的,跟自己做著相同工作,現在明明應該在遙遠國家執勤中的,那個總是抽著菸臭著臉令人感到不舒服的男子。

「インゴ你怎麼會在這裡?」簡直像在做夢一般,眼前的現實似乎不像是現實。
 
「看也知道,快把褲子脫了。」有著金髮藍眼的男子冷靜的說著。
「什麼?」
「快把褲子脫了。」
現在是什麼情況?腦中一片混亂,不應該出現在這裡的傢伙是醫生而且還叫我把褲子給脫了?クダリ覺得頭現在非常的痛。
「等、等一下…」抬頭看著對方,「先告訴我你為什麼會在這裡。」這是心裡最大的疑問。

「人手不足。」平靜的說出了答案,和自己慌張的樣子形成對比,クダリ心想為什麼他可以如此冷靜。
啊,是的,那傢伙根本是外星人。肯定是的。
擅自的在心裡下了結論。
「放心吧,基本的健康檢查項目我有學習過。」似乎以為對方是不相信自己的能力,才不肯安心的接受檢查。
「不是那個問題…」低著頭感到了些許的害臊,「脫褲子什麼的…」
「有什麼問題嗎?都是男性。」不解的望著對方,「難道要女性來檢查?」
「所以說你真是……!」對於對方搞不懂狀況的樣子感到生氣而不由自主的大聲了起來。

啊,原來如此,因為是我?
被這麼一吼,男子似乎理解了什麼,原來自己如此的被討厭著,因為討厭所以不想給自己檢查也是理所當然的事情。
「不喜歡的話,我去請另一位醫生替你檢查。」語畢,冷靜的從椅子上起身,正打算轉開門打離去時,卻感到有一股小小的力量拉著白袍,回頭望去看到的是正在瑟瑟發抖臉色通紅,像隻小動物般的他。

將門給反鎖。
-已經回不去了。

评论
热度(1)

© 一只砂糖兔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