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主攻全職高手及刀劍亂舞,傻白甜,灣家人,主二創。
#口袋怪獸# #黑白車長# #薰嗣# #全職# #刀劍亂舞#
本家>http://haselnuss.weebly.com/

猿禮

>ask上的問題:以其中一方為妖的設定寫一段猿禮段子
>沒頭沒尾,也不會接下去寫了\(^O^)/




「沒想到是狐仙呢,還意外的適合伏見君阿。」對於出現於自己眼前的妖怪不以為然,依然是這麼樣的冷靜,或者說:無自覺。

「嘖、」擺了擺手,露出一臉煩躁的樣子。「我說,你這個態度什麼時候才能改。」因為已經不再是上司與屬下的關係,雖然本來就不太喜歡使用那拗口的敬語,但現在可是直接毫不留情面的吐槽了。
「看到一個妖怪出現在眼前,一般人的反應會是這樣子嗎?」

「喔?所以說伏見君希望我像一般人一樣對你感到害怕而驚慌失措的逃跑嗎?」淺笑,但那笑容在伏見的眼裡看起來像是在挑釁。

「我不是那個意思。」是想求你幫助。
撇了一眼,似乎明白對方之所以出現在自己面前的原因。「但是你也明白既然成妖就不可能妄想能恢復成人類了吧。」臉色轉為凝重。「就算是我,也無法將你變回人。」

「這種事情……」僅存的那一絲希望也就這樣破碎,雖然自己心裡也明白早已沒有可能,但當被告知時心裡還是非常難受,狐尾巴也隨著心境無力地垂下。「不用你說我也早就知道了……」

放棄了掙扎,但還是無法接受現況。伏見沒再開口,只是靜靜的站著,像是思考,又像是放棄了思考。
看著伏見這樣的狀況,但自己卻無法給予幫助,宗像心裡也不是滋味,也許現在該離他越遠越好,讓他好好冷靜,這樣盤算著,轉頭準備離開。

伏見明白,身為妖,再怎麼樣都是對人類不利的存在,儘管沒有害人之心,待在人類身邊也會影響其陽氣使其衰弱。
--但是還是想在一起。
沒有那個人的世界,那麼破壞掉也無所謂。

「我還以為成妖以後伏見君會變得聰明些,但看來比之前還要更加愚蠢了阿。」

「啊?」語氣上揚,明顯表示不滿,還以為對方已經離去,沒想到又回到自己眼前,而且說出了令人生氣的話語。

「如果要毀滅世界,那得先過了我這關。」燦笑。「你可以試試看,就憑你殺不殺得了我。」


「我們有很多時間可以讓你慢慢嘗試。」                     


评论
热度(9)

© 一只砂糖兔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