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主攻全職高手及刀劍亂舞,傻白甜,灣家人,主二創。
#口袋怪獸# #黑白車長# #薰嗣# #全職# #刀劍亂舞#
本家>http://haselnuss.weebly.com/

▽情人節賀文

▽CP:エメクダ
▽不忍說這對互動只是單純。

▲準備OK?



在情人節前夕的晚上,當クダリ正準備從一天的繁忙中放鬆時,平時不曾響起的手機就這麼劃破了寧靜。
「嗯?都這個時候了……會是誰呢?」好奇的打開了螢幕,卻只見斗大的英文字母還有很多閃亮的星星符號。
就算不用看得懂上面的字,也馬上明白是誰寄來的。
『會用這麼俗氣的符號大概也只有那傢伙了…』心想,然後這才好好看清楚上面所傳遞的訊息。

"I Coming!クダリ!"

盯著螢幕愣了幾秒之後聽見了大門被用力拆下的聲音。
「YEAH!クダリ!我到了!HAHAHA!」帶著爽朗的笑聲,就像進自己家裡一樣自然的踏進了屋內。
「你這笨蛋給我注意時差啦!這麼晚了要是把兄さん吵醒怎麼辦阿!」由其要是讓兄さん發現門被破壞成這樣…クダリ覺得內心壓力非常的大。

於是就在不吵醒ノボリ的前提下,兩人偷偷摸摸的把大門給裝回去,並且裝作它從沒有被破壞過似的。

**

隔天的地下鐵,充滿了許多女性的乘客,而ノボリ和クダリ也盡力的為大家服務。
身為海外來訪者的エメット則是被クダリ命令乖乖坐在位置上就好,不過天生的費洛蒙散發者,光是投以媚眼,便迷倒了一群想送巧克力的純情女性。

當工作告一段落之後,エメット就這樣湊過去クダリ的身旁,碧綠色的眼睛像在期待似的望著對方。
クダリ望了一旁不發一語的大孩子無奈的從口袋裡拿出了一袋巧克力。
「喏、ハッピーバレンタインデー。」
「哇!クダリ你怎麼知道我想要這個服務!」
「你是想說禮物吧……你跟インゴ樣吵架了對吧?」
小心翼翼的收下了巧克力,「果然瞞不過你呢~」趁著對方不留意,將外觀相似卻小了一號的帽子給摘了下來並且拿在手上把玩著。
「不過你猜錯了一個地方喔,我是因為想來找クダリ才跟他吵架的。」

說的也是…畢竟是這麼特別的節日嘛。

「你是想把錯推到我身上嗎?」一邊回話一邊嘗試將自己的帽子給奪回,無奈身高上的差距讓自己碰也碰不著。
「Oh…Nonono…不是那個意思。」順手抓了張椅子,將對方的帽子給戴回,將小一號的身軀給攬住讓對方坐在自己的腿上。

「クダリ,你有沒有想過為什麼情人節要叫Valentine's Day而不是Lover's Day呢?」
努力的想從對方的手中掙脫,但是聽到這個話題之後反而激起了興趣,放棄了掙扎。
「不知道呢,從沒有想過這個問題…エメット你有什麼有趣的故事嗎?」

「HAHA,就知道你會對這個有興趣,當然有故事囉!」

從前有位羅馬牧師叫作Valentine,他為人善良卻因為求助於異教信徒而被國王處刑關進牢中。
他會替年輕的情侶們偷偷主持婚禮,也替看守監牢的獄吏治療女兒,一個雙眼失明的姑娘。
最後兩人陷入愛河,但是當少女的眼睛康復時,卻看見了Valentine被拉上了斷頭台。
於是後人為了紀念這仁慈的牧師以及這段愛情,便把2月14日訂為情人節,並取名為Valentine's Day。

「It was dreary story but a beautiful day now……」
(一段淒美的故事,造成了今天甜美的日子)

就像嘴裡塞滿糖果般滿足的孩子,クダリ銀色的眼睛眨阿眨的。
「エメット!這個故事好棒!」

「クダリ喜歡就好了!」兩個人笑得非常的燦爛。

**

「要回去了嗎?」漆黑的車掌如是問。

「阿,是的,因為インゴ還在等我回去呢,而且…融化了就不好吃了不是嗎?」用眼神示意著一旁的白色車掌。

在說這次來的目的已經達到了呢,真的只是單純的想分享這個故事給他而已。

只要看到你的笑顏,那麼不論多麼遙遠我都不覺得累喔。

评论
热度(2)

© 一只砂糖兔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