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主攻全職高手及刀劍亂舞,傻白甜,灣家人,主二創。
#口袋怪獸# #黑白車長# #薰嗣# #全職# #刀劍亂舞#
本家>http://haselnuss.weebly.com/

alles in Butter(九/完結)

完結灑花~(然而還有肉)

傳送門:

(一)(二)(三)(四)

(五)(六)(七)(八)






  「對了,為什麼是先來找我而不找鶴丸國永呢。」突然想起什麼似的,山姥切國廣抬起頭看了看三日月宗近。


  「那是因為……鶴他不讓我找啊。」


  三日月宗近嘆口氣瞇起眼睛看了看旁邊,山姥切國廣也一同將視線望去看著鶴丸國永。


  「這不是當然的嗎,必須要先讓隊長大人找到我才行啊。」


  轉生之時,鶴丸國永意外地帶著所有的記憶輪迴,為了保證隊長大人是第一個找到自己的,於是特地將自身隱藏起來,然而隨著年紀增長對於過往的記憶也越來越淡薄,再這麼下去總究會變得與普通人無異的狀態。


  也正是在鶴丸國永自己都快要記不得這件事情的時候,山姥切國廣就這麼出現在他的面前,並喚醒了那些逐漸淡忘的記憶。因此不論過了多少次,鶴丸國永都會對於山姥切國廣抱有興趣,進而擁有好感。


  「似乎只要跟你在一起,我就會想起更多以前的事情。」鶴丸國永朝著那個用兜帽將自己隱藏起來的人笑了笑,並輕輕搭上人手背。


  「哦呦,爺爺我可沒有被馬踢的興趣呢。」見氣氛正好,三日月宗近樂呵地將身子默默地往旁邊挪了挪。


  「原來你在這裡啊。」另一個聲音響起的同時三日月宗近嚇了一跳,本來散漫的態度突然正經了起來。一襲白布映入眼簾,從容地在一旁坐下。


  「切、切國?」


  「對,是我。有什麼問題嗎?」另一個本丸的山姥切國廣看了看那邊的小情侶後轉過頭,語氣非常溫柔的詢問著。雖然掛著笑容,但三日月宗近只感受到來自背後一股寒意,自己的戀人並不是在笑而是瀕臨爆發邊緣。


  此時此刻的太刀三日月宗近正在努力運轉著腦袋,滿腦子充斥著到底該怎麼辦以及死定了的想法,這就是現代所謂的抓姦在床嗎,哎呀……


  「為什麼切國知道我在這呢……」


  「這幾天你都有焚檀香幫助睡眠對吧。」


  「哎呀。」提起袖子湊近聞了聞,衣服上的確還殘留著些許的香味。原來是這個味道曝露了自己的位置啊。


  「所以你有時候突然不見蹤影原來是跑來這裡了啊。另外,今天規定的內番做了嗎?」本丸的近侍繼續笑臉盈盈地朝人逼近,只差沒有一把揪住對方衣領。


  「切、切國,你這樣子會嚇到年輕人的哦!」沒想到自己偷懶的事情被發現了,躲在寬大的袖子後面拼命抵抗著做垂死掙扎。


  眼角餘光撇向另外兩人求救,然而那兩個小情侶正在你儂我儂根本沒有注意到這邊的三日月宗近,看著自家戀人那麼慫的模樣,山姥切國廣感覺自己似乎在欺負弱小,伸手用力捏了一下三日月宗近的臉頰便作罷。


  「哼,所以那兩個是誰。」


  「鶴丸國永跟山姥切國廣。」委屈地伸手摸著自己剛才被捏疼的臉頰,能夠如此毫不留情攻擊天下五劍當中最美的臉,想必也只有自己的戀人捨得下手了。


  「……你怎麼認識的。」心想著難道我會看不出來嗎,懶得吐槽對方索性直接無視。


  「是之前那位審神者委託我照顧的啊。」


  這麼說來似乎有那麼一回事,但那似乎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像是察覺到什麼的山姥切國廣望著那邊與自己有些相似但卻沒有神性的普通人類,又回頭看著三日月宗近。


  「這是第幾次了?」用著只有兩個人之間才聽得到的音量詢問。


  三日月宗近只是笑著瞇起眼睛,食指放在唇邊做出噤聲的手勢。身為付喪神的他們儘管擁有神性,卻也不是全知全能之神,所謂天機不可洩漏。憑著長久以來培養出的默契,山姥切國廣馬上便理解了三日月宗近的意思,也不再多說些什麼,只是低下頭並抓著人的衣袖。


  「沒問題,會越來越好的。」明白戀人的擔憂,輕輕地拍了拍頭頂安慰,又望向正值青春年華的兩人。


  只要是人必定都會經歷生老病死,然而對那兩個人來說,與其追求永恆不如保留那短暫的精采,所以當時才會做出那樣的選擇吧。有限生命的美妙之處便是不論有多麼明白有天終將分開,卻還是奮不顧身地投入感情。


  一個故事總有說完的時候,但鶴丸國永與山姥切國廣的緣分將不斷延續下去,繼續產生新的故事。


  --為了美好的此時此刻而活下去。


评论(3)
热度(35)

© 一只砂糖兔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