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主攻全職高手及刀劍亂舞,傻白甜,灣家人,主二創。
#口袋怪獸# #黑白車長# #薰嗣# #全職# #刀劍亂舞#
本家>http://haselnuss.weebly.com/

alles in Butter(七)

我要收尾…收尾…

傳送門:(一)(二)(三)(四)(五)(六)





  兩人沉默地將餐點吃完,服務生將餐盤收拾後的氣氛有些尷尬。山姥切國廣的直覺告訴他,今天的鶴丸國永有些不對勁。然而這樣僵持下去並不是辦法,深呼吸鼓起勇氣打算開口。

  「那個…」「我說…」

  兩人同時打破寂靜後又短暫的停頓了會,相視一眼後雙方皆忍不住笑出聲。明明相處的時間也不算短了,事到如今還顧忌些什麼呢。

  「本來今天就是要來聽切切說話的,所以你就放心開口吧。」

  「那、我就不客氣了。」山姥切國廣握緊了手心。

  「好好,儘管放馬過來吧。」

  「--你是不是喜歡我?」

  鶴丸國永在那瞬間被水給嗆到猛咳了一陣,連眼淚都咳了出來。

  「……。」好不容易恢復過來的鶴丸國永只是看著山姥切國廣沉默不語,似乎正在絞盡腦汁思索著該怎麼說才好。畢竟他完全沒有想到會是由對方提起這件事。自認隱瞞得很好為何會被人給察覺呢。

  「我是魔女的後裔,所以能夠奪取他人的心。之前因為看到你粉紅色的心覺得很好奇就趁不注意的時候偷走了,也是這個時候才發現你對我的感情。不過一般來說偷走之後需要一段時間才能再培養一顆心,然而你……」

  鶴丸國永覺得有些不現實,雖然一直都是個喜歡追尋驚喜的人,但這個驚喜對他來說太過衝擊價值觀了,現在才知道自己的室友是這種設定,自己不是在作夢就是瘋了。急忙地打斷正在給自己重新建構世界觀的山姥切國廣。

  「等等、你說偷走我的心?什麼時候?」

  「嗯,那天有點熱……大概是午休時,你跟同樣是三年級的褐色長髮學姊在樓梯間談話的那個時候,我待在位於你們死角的轉角處偷走的。那時候你手上還抱著一疊文件,似乎是要送去老師辦公室。」山姥切國廣一邊回想著一邊鉅細靡遺地講出來,包含細節。

  「啊!難怪那一整天我都覺得提不起勁!感覺哪裡怪怪的……真的是你偷的?」

  「不然我在這裡再示範一次?」

  「不必了,謝謝。我相信你了。」

  眼見山姥切國廣準備舉起手躍躍欲試的模樣,鶴丸國永果斷舉起雙手投降拒絕。畢竟那種悵然一失又像是失憶般的感覺他可不想再次體驗,要是這次真的忘記了怎麼辦!

  「所以你早就知道我的心意了?」

  山姥切國廣面無表情地點了點頭,而後補充道:「不過是吃掉後。」

  鶴丸國永的價值觀再次被自己的室友給撞個粉碎,已經搞不清楚此處是現實還是夢境,大腦的防禦機制告訴他大概是在做夢吧。

  「對於你的問題……沒錯,我喜歡你。」語畢雙手捂著臉,本想帥氣的告白可是現在這種被迫坦白的樣子真的是說有多糗就有多糗。抹了抹臉又喝了一口水故作鎮定,然而已經紅透的耳根子出賣了他。

  「嗯,我知道,我也是。」山姥切國廣面無表情的回應了來自鶴丸國永的告白。

  「咦?」

  「你不是問我發生什麼事嗎,和你牽手的時候我想起來了。」

  聽到這句話鶴丸國永徹底的愣住,金色眼眸直盯著山姥切國廣,剎那的寂靜似乎都能聽見自己緊張的心跳聲。腦中此時只剩下一個想法:他想起了什麼?

评论
热度(10)

© 一只砂糖兔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