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主攻全職高手及刀劍亂舞,傻白甜,灣家人,主二創。
#口袋怪獸# #黑白車長# #薰嗣# #全職# #刀劍亂舞#
本家>http://haselnuss.weebly.com/

alles in Butter(六)

戀愛的酸臭味…

 傳送門:(一)(二)(三)(四)(五)


  

  跟隨鶴丸國永的腳步,不知道彎過了幾個街角,來到一間鄉村風的餐廳。主體以白色為基調,呈現一種讓人感到清爽的氛圍,就像鶴丸國永給人的感覺一樣。令人在意的店名似乎是以英文命名,山姥切國廣嘗試將店名以英文發音給唸出來,卻覺得哪裡奇怪。


  「噗嗤。」走在前頭的鶴丸國永笑出聲。


  「怎、怎麼,我發音很奇怪嗎?」沒想到喃喃自語竟被聽見了,山姥切國廣有些惱羞成怒的回應。


  「不是那個意思,只是這個店名是德文。」


  語畢,鶴丸國永又講了一次正確店名的念法,初次聽見德語感到有些新鮮的山姥切國廣也跟著復頌一次,那樣就好像是自己也學會了一樣。


  「不要一直站在外面,先進去吧。」


  店內空間雖然不大,但藉由裝潢及擺設卻顯得沒那麼有壓迫感。大致上看起來是一個自家經營的溫馨小餐廳,直到菜單送上來那刻翻開一看幾乎都是如同亂碼般的名稱,山姥切國廣同時也明白為何鶴丸國永會鍾情於這間店。還能完全想像得出來當他發現這裡時那閃閃發亮的眼神。


  「……。」明明是打算大吃大喝一場,現在連是什麼菜色都看不懂是要怎麼點才好,基本的主餐跟甜點或是飲料都無法區分,本就沉悶的表情上眉頭越來越皺,只差沒有拿菜單扔對面的好室友。


  「哈哈,看菜單也不會懂啦。放心交給我來點吧,我知道哪些菜好吃。」鶴丸國永毛遂自薦的指了指自己。


  「你……看得懂這個菜單?」


  「怎麼可能啊,那個一看就是老闆用臉滾鍵盤打出來的東西。」


  「那你怎麼知道什麼菜好吃。」


  「哼哼,我可是把這裡的菜全部吃過一遍了!」


  一副驚不驚喜意不意外又自信滿滿的模樣。山姥切國廣默默地想這果然是鶴丸國永會做的事情。


  最近年輕人之間流行著一個詞讓山姥切國廣覺得非常適合拿來稱呼他的室友--殘念系帥哥。人長得帥可謂盛世美顏又是劍道部部長,家裡雖沒聽他談起但大概也是挺有錢的,外貌及體能還有家裡狀況都是頂尖,然而有個與眾不同的嗜好,喜歡驚喜。


  山姥切國廣雖然不是女孩子,但有時候他也認為鶴丸國永那喜歡驚喜到甚至主動去製造驚喜的個性應該普天下女孩子都不太能夠承受得了,或許小時候還喜歡抓獨角仙驚嚇那些比較膽小的同學。不過用外型還是可以拿來騙到人的,例如學校裡那些瘋狂的粉絲們。


  他並沒有任何討厭室友的意思,真的。


  任由鶴丸國永向服務生點選菜色,自己則是漫不經心地觀察著周圍環境,裝潢看起來似乎也充滿著許多機關,想必這間店的主人也跟鶴丸國永一樣是擁有突破性思考特徵的人吧。


  本來是這麼認為的,不過端上來的餐點看起來並不會很奇特,甚至可以稱得上是相當地中規中矩,味道也挺好吃的,不知不覺中就快把一盤菜給吃光了。將桌上菜色稍微審視一遍後山姥切國廣這才發現當中沒有自己不想吃的,抬起頭看向鶴丸國永。


  「嗯……身為一個幫忙買早餐的室友,我大概知道你喜歡吃什麼。」


  對面的人說出這句話時,笑得有些靦腆。一方面山姥切國廣發覺自己的喜好被人給看透了感到有點害臊,低下頭直盯著盤子當中的菜。


  「謝謝。」努力地保持鎮定擠出回覆。


评论
热度(13)

© 一只砂糖兔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