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主攻全職高手及刀劍亂舞,傻白甜,灣家人,主二創。
#口袋怪獸# #黑白車長# #薰嗣# #全職# #刀劍亂舞#
本家>http://haselnuss.weebly.com/

alles in Butter(五)

開小差跑去先寫後半部了(該打
應該來得及寫完吧…!

傳送門:(一)(二)(三)(四)




  山姥切國廣在那之後再度做了一個夢,一個關於自己不斷著追尋著某個人的夢。無論怎麼追都追不上,不斷出聲喊著也沒有回應,儘管不記得那是誰卻有著必須要叫住他的想法。

  「國廣,你還好嗎?」鶴丸國永拍了拍山姥切國廣的肩膀試圖將似乎正在做惡夢還喊得很大聲的室友叫醒。         

  「啊、嗯……」感受到有人正在搖晃著自己,山姥切國廣迷迷糊糊地應聲,而後慢慢的爬起身。

  「剛才你喊得好大聲,都嚇醒我了。」

  「原來是你啊……國永……」說出語意不明的話語後山姥切國廣又再度躺了下去,鶴丸國永看著睡顏的同時金色眼眸黯淡了些。


  
  天氣相當晴朗,偶爾有幾片白雲飄過。身為學生的山姥切國廣一手握著筆,翠綠色的眼眸直盯著黑板像是在抄筆記,但並沒有認真地將台上老師口沫橫飛所講訴的內容給聽進去。腦中裡還想著稍早之前發生的事情。

  「切切早啊。」

  「早……不是說了不要用那種稱呼嗎。」剛睡醒的抓了抓頭髮,從剛才心裡就有一種奇怪的感覺。但身體還是遵循著習慣緩緩地爬下床,走去盥洗,藉由冷水這才稍微使腦子清醒了。

  「等等、鶴丸你怎麼在?」平時總是晨練完畢後就直接去上課的室友,今天居然還待在那裡跟自己說早安。

  「嘿嘿,驚訝嗎?」把一切看在眼裡的鶴丸國永,笑容滿面地看著山姥切國廣。

  「我把晨練取消啦!小廣今天放學有沒有事情啊?」

  「是沒有事情……喂,我的確說過隨便你怎麼稱呼我,但也不是這麼隨意吧?」

  「那真是太好啦,我會去等你下課的。想說你昨天做惡夢突然叫得很大聲是不是有什麼壓力,還有之前給我吃那些有趣糖果的報答。今天我招待你去吃好吃的!就這麼約好了!來,打勾勾。」直接無視了山姥切國廣的抱怨,還擅自地勾起人的小指做約定,揮揮手帶上門就跑出去了。

  留在原地傻愣著的山姥切國廣再次感受到自己的室友真不是一般人,是個需要吃藥的人。不過對於鶴丸國永口中所說昨晚的事情感到有些介意,這還是多年來第一次得知自己有夢遊症狀。

  隨著牆上的指針離約定的時刻越來越近,雖然也猶豫過要不要早退逃跑,但那畢竟不是一個男子漢大丈夫會做的事情,況且和室友吃飯是很正常的事情,對方還說要請客那不是正好省下伙食費了嗎。終究因為伙食費的緣故而妥協的高中生山姥切國廣,坐在位子上安分地等待放學。

  然而到了放學時刻走廊上卻聚集著一群女孩子,似乎在中心發生了什麼事傳來一陣騷動,班上同學紛紛探頭觀看。

  「欸,那不是劍道部部長嗎?」

  「真的耶,怎麼會來一年級這邊?」

  聽見了班上同學的竊竊私語,山姥切國廣這才猛然想起來自己的室友是個被上天賦予帥哥設定的人。身為三年級的他怎麼可能若無其事地平安來到一年級所在的教室呢。

  「那個笨蛋。」山姥切國廣碎念著,並迅速的將那些心給收集起來,趁著大家都處於剛奪走情感還無法釐清狀況時趕緊抓住鶴丸國永的手腕。

  「跑!」

  鶴丸國永沒有多說些什麼,也跟著跑了起來。然而與平時就有在運動的鶴丸國永相比,山姥切國廣的體力簡直就是貧弱。沒多久就換成鶴丸國永拉著山姥切國廣跑,甚至連書包都是由鶴丸國永拿著。

  「哈哈哈哈!好有趣啊!」就這樣拼命跑到校門口後才放慢了速度。山姥切國廣早就已經喘得上氣不接下氣,顯得十分狼狽。

  看來自己真的是上高中以後太過缺乏鍛鍊了,從前還能跟著哥哥上山下海到處修行,如今卻跑輸室友這種事情還真是丟臉。

评论
热度(14)

© 一只砂糖兔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