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主攻全職高手及刀劍亂舞,傻白甜,灣家人,主二創。
#口袋怪獸# #黑白車長# #薰嗣# #全職# #刀劍亂舞#
本家>http://haselnuss.weebly.com/

alles in Butter(三)

努力…填坑…
如果來得及出本的話還會在潤稿過的…大概會有些地方不一樣。

傳送門:(一)(二)




  繼上次鶴丸國永不小心誤食後,山姥切國廣那些不曉得該如何是好的黑色寶石倒是因此有了個好去處。當然為求安全起見,還是有控管給予的份量。

  那日問過鶴丸有沒有什麼任何身體不適,得到的答案卻是這個東西每個口味都不相同真是太令人驚喜了,似乎相當的愛不釋手,甚至問了山姥切國廣是在哪裡買的,想要親自去買。對此山姥切國廣表示那是遠房親戚自製的沒有在販售,不過自己吃不習慣所以可以都給鶴丸國永。

  「真的嗎?哇,我室友人超好的!」

  「啊,嗯……」不擅長說謊的山姥切國廣看著眼神閃閃發光的鶴丸國永感到心裡有些刺痛。

  千叮嚀萬交代的告訴鶴丸國永要是有任何身體不舒服的地方一定要馬上告訴他,畢竟就算是被魔力給淨化過的黑色寶石,也不代表對普通人就無效。一般來說被取出的心是沒辦法再放回去或是放在他人身上的,所以山姥切國廣也不曉得如果普通人吃太多別人的心會怎麼樣。儘管自己也已經吃了不少寶石,但是身為魔女的後裔應該是沒影響的。

  應該是沒有影響的吧。山姥切國廣帶著些許的不安入眠,自顧自地想著要是有個人可以讓他提問就好了。

  『小國廣、小國廣……』

  迷迷糊糊之中聽見熟悉的聲音,倏地睜開雙眼後映入眼簾的卻是伸手不見五指霧茫茫的一片,只是似乎隱約有個人影。

  「哈哈哈……小國廣的力量還不夠,大概看不到我的吧。」

  「啊,臭老頭。你為什麼跑到我夢裡。」一聽見笑聲,山姥切國廣馬上認出來那個人影便是從小教導他關於魔女知識的三日月宗近。

  「以前乖巧可愛懂事的小國廣居然叫我臭老頭,爺爺我好傷心啊……」只見肩膀微微抖動,似乎真的在哭一樣。正當山姥切國廣有些心虛想要出聲安慰時,啜泣聲就停止了。

  「不是我跑進小國廣的夢裡,而是小國廣來找我的哦。」

  「我?」

  「嗯,小國廣有什麼煩惱都可以說哦……反正我都站在這了。」後面那句話則是小聲碎念的像是在抱怨。

  隱忍著想要出拳毆打老人家不惜上社會新聞頭版的衝動,山姥切國廣還是將自己把黑色寶石給鶴丸國永吃的事情告訴了三日月宗近。

  「有淨化過就沒問題的。完全不用擔心哦。」因為是那個人,所以沒問題的。提起袖子掩著嘴淺淺的笑,眼眸當中新月閃爍著。

  「這樣啊……」聽到這麼肯定的答案後山姥切國廣便放心了不少,正打算再度開口提問時,三日月宗近卻不發一語的揮了揮手。

  「等等、我還沒有問完啊!」再度睜開雙眼,只看見了自己的床鋪以及棉被。

  剛才那個是夢嗎?幻覺?自己似乎從來沒有在夢中遇過三日月宗近,而且也不曾看過三日月宗近穿著那樣的衣服。順了順呼吸,山姥切國廣還是分不清楚剛才那是夢或是現實。

  

  「放心吧,小國廣。若是你們兩個的話一定沒有問題的。」在某處的本丸內,三日月宗近坐在走廊邊手握老舊的茶杯抬眼看著夜色喃喃自語。稍微側過臉看著倚靠在自己肩膀上熟睡的近侍,眼中滿是寵溺。放下手中的茶杯,以不驚擾對方的方式將人打橫抱起回房。

  --因為那是你們(山姥切國廣與鶴丸國永)自己選擇的命運啊。 

评论
热度(24)

© 一只砂糖兔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