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主攻全職高手及刀劍亂舞,傻白甜,灣家人,主二創。
#口袋怪獸# #黑白車長# #薰嗣# #全職# #刀劍亂舞#
本家>http://haselnuss.weebly.com/

韩叶韩小段子


※没打算扩写
※OOC注意,他俩只是好朋友没在一起,就算有在一起也可能是之后的事了。
※被雷到不负责!!我是不会赔偿你的啊!!
※说真的CP味儿一点都不浓啊,都不知道该怎么标了。




韩文清发现自己的宿敌近来的心情似乎不太好,要说为什么会注意到的话,也只有叶修在QQ空间裡说了句看似不对劲的动态。
「怎么了?心情不好?」随即点开了有张画得很丑笑字的对话视窗,敲打几个文字发送。
叶修没有回应,或许不位子上。
「别让叶修不开心。」
用最近流行的语句开玩笑似的发出这句话,便看到上方出现了正在输入的动态。
「没什么,被甩了。」
「男神?女神?瞒着我交往啊?」
韩文清平时表面上严厉生人勿近可私底下还是对于朋友挺...

If.-01

  --这是一个,没有荣耀,没有十年。但叶修和韩文清依旧相知相惜互相扶持度过余生的故事。


  韩文清一早便出门带着霸图队员们一同集训,已经从队长的职位退役下来的他还是受了邀请成为教练继续为霸图奉献一生。

  午饭过后回到训练室的韩文清注意到摆在桌上的手机未接来电的信号灯正一闪一闪亮着,仔细一瞧,全是苏沐橙。 

  苏沐橙很少会打电话给自己,两人的关系仅仅是维系在认识叶修身上,就算打来也都是谈论关于叶修的近况,然而打了四通,肯定是有着重要的急事,心里正打算回拨时便收到来自新讯息的提醒。


  「他出了车祸,在XX医院。」不到十五字的简短讯息,却让韩文清难得感...

如歌的行板


哼着不成的调,你说你不会唱歌,我说不要紧,你唱军歌我也听。
十年你我把全部奉献给了荣耀,十年后我们奉献给彼此。
可当我喜欢你了,你却说你不爱了。
你不爱,我依然。
如你一直以来挂在嘴上那句:一如既往。


悄悄的占个tag. 我喜欢你啊老韩。


Reading

▽Subway Master地鐵雙子的衍生文
▽海外組日常,白車掌出來打醬油有
▽獻給噗浪上的車掌同好,感謝玉米及米太郎提供的腦洞
▽沒頭沒尾的小段子


▲準備OK?


難得賺到了一天休假日,在家依然穿著白襯衫的Ingo泡了杯咖啡後便隨手拿起茶几旁放置許久的小說,上頭插著一片楓葉當作書籤,很快的就找到上次閱讀的部分。

寧靜的午後正是適合閱讀的時間,直到想起還有咖啡還沒喝的時候已經嚐到冷掉變味的咖啡,皺了眉頭又將咖啡放下,繼續埋首於小說當中的情節。

正看到精采部分時感受到一雙手覆於眼上使得眼前一片黑看不見文字。

「INGO難得放假不要待在這裡看書啊!我們來玩!」

不...

辛巴巴

※這是三年前第一次出本的內容。

※由於本子已經完售許久,故將文章放出。


時間建立在阿里巴巴在巴爾巴德訓練時,遇上了年輕的辛巴達,
但是時間太久了所以他們兩個見面時也忘記這段事。
還是要提醒一下,本篇與原作並無任何關連。

---------------------------

那是在阿里巴巴還小的時候,在巴爾巴德訓練時…
有一天宮裡來了一位自稱是以前受到父皇照顧的男子。
那個人留著紫色的長髮,躲在柱子後面的阿里巴巴不自覺得直盯著看。
「嗯?」似乎感受到了視線,留著紫色長髮的男子轉過頭來看到了來不及躲著的阿里巴巴。
微笑了一下,並且蹲低和眼前這為孩子同樣的身高,希望能消除他的警戒心...

卡西阿里

※這是三年前第一次出本的內容。

※由於本子已經完售許久,故將文章放出。


「呦!夥伴!你在這裡做什麼呢?」
「嘎阿!!」正在樓頂吹著夜風,看著星空發呆的阿里巴巴被卡希姆突如其來的拍肩給嚇了一跳。
「原、原來是卡希姆阿……你不要這樣嚇我好不好……都被你給嚇走半條命了。」
「噗哧……哈哈哈,這樣就被嚇到阿?阿里巴巴你還真膽小呢!」
每次看到阿里巴巴驚嚇的臉,卡希姆就覺得非常有趣,總會很想捉弄他。

「哼,隨你怎麼說,我膽不膽小我自己決定就好了。」
「到是卡希姆你這麼晚還不睡是要做什麼嗎?」

「阿……也沒什麼啦。」
「只是半夜睡不著有點煩悶想要上來頂樓喝酒看夜空,沒想到就抓到一個...

掌心的溫暖

▽Subway Master地鐵雙子的衍生文
▽依舊專注傻白甜三十年
▽CP:車掌兄弟雙箭頭,ノボリ視角

▲準備OK?

  向準備打卡下班的鐵道員同事們逐一的回應辛苦了,身為上司的男子正檢查著最後的一筆資料,而穿著白色大衣的兄弟在旁邊的椅子上打著盹兒。
因為今天的業務並不多,是兩人難得可以一起回家的機會,便留了下來等待。

  「檢查完畢,可以回家了,クダリ。」摘下眼鏡,看向似乎快要睡著的對方,椅子上的那人嘴裡含糊不清的咕噥著幾句話語,疲憊的站起身來伸了一個懶腰。「嗯……回家!」

  漆黑的身影關閉所有的燈並再三確認沒有疏忽之後關上了門,抬頭後見到自己的兄弟站在前方的路燈下。稍微加快腳步到對方的身邊,呼出的氣...

我不孤独,我在LOFTER

查看详情


竟然都是EVA嗎w

春結

一早春馬揉了揉腰,今早起床不知道為什麼自己竟然是睡在地板上的,就這樣經過了一夜背疼得不得了。
「我只記得有夢到很好吃的肉包啊……」但自己正準備咬上一口時卻突然掉進了地洞沒能吃到。

尚沉浸於香甜的美夢當中時,突然有一股沉重的壓力壓在自己的腹部上頭,讓結斗忍不住從夢境當中掙扎甦醒,原來是春馬睡得太熟連腿都給跨到自己身上來了。
「HARU。」喚了一聲,見對方毫無反應,無奈的將對方的腿推回。
正準備再次進入夢鄉時聽到對方嚷著夢話,但因為瞌睡蟲爬上身沒怎麼在意那咕噥著的內容,下一秒卻感覺到對方咬了自己的臉。這咬一下可讓結斗氣炸了,二話不說便把春馬踢下床,然而那傢伙睡得很熟,被踢下床後也沒有醒,還要深怕他著涼而扔...

【原創】

對不起呢我真的沒有什麼取標題的天分(つд⊂)




在寂靜的深夜裡,「不要!」突如其來的大喊打破了這般寧靜。
「嚇!怎、怎麼了?失火了?」聽見結斗的呼喊,平常總是熟睡的春馬嚇得馬上驚醒,快速地環顧了一會四周發現沒有什麼異狀後便將目光移回聲音的主人身上。
只見結斗看著雙手安靜了一會,用著細小的聲音說:「我……夢到國文考了個零分。」
「欸……沒什麼嘛。」撓了撓那烏黑的頭髮像是在安慰對方一般。
「睡覺吧,睡覺。」伸手便將青梅竹馬一把拉回床上擁入懷中。
「什麼沒什麼!對我來說……」話還未說完就已經聽見對方的鼾聲,翡翠般的眼睛瞪著那已進入夢鄉的睡臉。但瞪著也沒什麼用,那傢伙早已睡死根本不會感覺到自己正...

© 一只砂糖兔子 | Powered by LOFTER